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
当前位置首页故事亲情故事父爱如禅

父爱如禅

美文阅读网倾天真途围观:更新时间:2017-05-25 09:23:28

  那一天的情景,在我困倦、懈怠的時候,在寂寞的午夜,如電影中的慢鏡頭,清晰地浮現在眼前……

  1991年秋天,大學新生報到的日子。清晨4點鍾,父親輕輕叫醒我說他要走了。我懵懂着爬起身,别的新生都在甜美地酣睡着,此刻他們心裏該是怎樣一個美好而幸福的夢想啊!而我由于心髒病,學校堅持必須經過醫院專家組的嚴格體檢方能接收。前途未蔔,世路茫茫,一種被整個世界抛棄了的感覺包圍着我,心裏是一片荒蕪與凄苦。待了許久,我說,你不能等我體檢後再回去嗎?話裏帶着哭腔。父親抽出支煙,卻怎麽也點不着。我說你拿倒了,父親苦笑,重新點燃,狠狠吸了兩口。我突然發現地下一堆煙頭,才知道半夜凍醒時那閃閃滅滅的煙頭不是夢境,父親大概一夜未睡吧!

  沉默。同學們一片鼾聲。

  “你知道的,我工作忙。”父親拿煙的手有些顫抖,一臉的愧疚,“我沒有7天時間陪你等專家組的。”

  又沉默了好久,煙燒到了盡頭,父親卻渾然不覺。我說你走吧,我送送你。

  父親在前,我在後,誰也不說話,下樓梯的時候,明亮燈光下父親頭上的白發赫然刺痛了我的眼睛。一夜之間,父親蒼老了許多。

  白天熱鬧的城市此時一片冷清,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,隻有我們父子倆。一些不知名的蟲子躲在角落裏哀怨地怪叫着。

  到了十字路口,父親突然站住,回過頭仔細看了我一眼,努力地一笑,又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頭:“沒什麽事的,你回去吧!”然後轉過身走了。

  我大腦裏一片茫然,隻是呆呆地看着他一步步離去,努力地捕捉着昏黃路燈下父親的身影。我希望父親再回一下頭,再看看不曾離開他半步、他最喜愛的兒子。卻隻看見父親的腳步有些猶豫,有些踉跄,甚至有一霎那,父親停了一下,然而倔強的父親始終再沒轉過身。又不知過了多久,我才發現父親早已在我的視線裏消失,轉身回去的一瞬間,淚水突然奪眶而出。

  7日後體檢順利通過,我興奮地打電話告訴父親,父親卻淡淡地說: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  隻是後來母親凄然地告訴我,在等待體檢的那些日子裏,平日雷厲風行、幹練的父親一下子變得婆婆媽媽起來,半夜裏會突然驚醒大叫着我的乳名,吃飯時會猛然問母親我在那個城市裏是否水土不服,每天坐在電視機前目不轉睛地看我所在城市的天氣預報……聽着聽着,我的淚又出來了……

  這些事父親沒有提起過,我也從沒主動問及過。我明白,人世間的痛苦與劫難,有些是不能用語言交流的,即便是父子之間。父愛如禅,不便問,不便說,隻能悟。

  那一天的情景,在我困倦、懈怠的时候,在寂寞的午夜,如电影中的慢镜头,清晰地浮现在眼前……

  1991年秋天,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。清晨4点钟,父亲轻轻叫醒我说他要走了。我懵懂着爬起身,别的新生都在甜美地酣睡着,此刻他们心里该是怎样一个美好而幸福的梦想啊!而我由于心脏病,学校坚持必须经过医院专家组的严格体检方能接收。前途未卜,世路茫茫,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包围着我,心里是一片荒芜与凄苦。待了许久,我说,你不能等我体检后再回去吗?话里带着哭腔。父亲抽出支烟,却怎么也点不着。我说你拿倒了,父亲苦笑,重新点燃,狠狠吸了两口。我突然发现地下一堆烟头,才知道半夜冻醒时那闪闪灭灭的烟头不是梦境,父亲大概一夜未睡吧!

  沉默。同学们一片鼾声。

  “你知道的,我工作忙。”父亲拿烟的手有些颤抖,一脸的愧疚,“我没有7天时间陪你等专家组的。”

  又沉默了好久,烟烧到了尽头,父亲却浑然不觉。我说你走吧,我送送你。

  父亲在前,我在后,谁也不说话,下楼梯的时候,明亮灯光下父亲头上的白发赫然刺痛了我的眼睛。一夜之间,父亲苍老了许多。

  白天热闹的城市此时一片冷清,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,只有我们父子俩。一些不知名的虫子躲在角落里哀怨地怪叫着。

  到了十字路口,父亲突然站住,回过头仔细看了我一眼,努力地一笑,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头:“没什么事的,你回去吧!”然后转过身走了。

  我大脑里一片茫然,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一步步离去,努力地捕捉着昏黄路灯下父亲的身影。我希望父亲再回一下头,再看看不曾离开他半步、他最喜爱的儿子。却只看见父亲的脚步有些犹豫,有些踉跄,甚至有一霎那,父亲停了一下,然而倔强的父亲始终再没转过身。又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发现父亲早已在我的视线里消失,转身回去的一瞬间,泪水突然夺眶而出。

  7日后体检顺利通过,我兴奋地打电话告诉父亲,父亲却淡淡地说: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  只是后来母亲凄然地告诉我,在等待体检的那些日子里,平日雷厉风行、干练的父亲一下子变得婆婆妈妈起来,半夜里会突然惊醒大叫着我的乳名,吃饭时会猛然问母亲我在那个城市里是否水土不服,每天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我所在城市的天气预报……听着听着,我的泪又出来了……

  这些事父亲没有提起过,我也从没主动问及过。我明白,人世间的痛苦与劫难,有些是不能用语言交流的,即便是父子之间。父爱如禅,不便问,不便说,只能悟。